是破与立的辩证统一

2021-05-30 04:47

从过去30多年实践看,立法先行的例子有不少,最典型的就是1979年出台中外合资企业法,当时还没有一家这样的企业,后来才依法批准设立合营企业。还有1982年宪法确立了国家审计制度,国家各级审计机关是根据宪法规定在1983年之后才陆续建立起来。现在,我们的法律体系已经形成,依法治国成为基本方略,如果抛开法治搞改革是难以进行的。近年来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修改法律、制定法律、法律授权等多种方式,保证改革始终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行。

以言代法、以权压法、徇私枉法等问题是实行法治要着力解决的问题。同时也要看到,实行法治不是一朝一夕,建设法治国家无法一蹴而就。要用过程论、从过程的视角来观察和分析法治问题。当然,这个过程不应当遥遥无期。党带领人民一路走来,那些削弱和否定党的领导的论调在人民群众中是没有市场的。但如果在人民群众所期待的依法用权、公平正义等方面存在的问题解决不好,就会损害党的形象。因此,依法治国与从严治党相辅相成。正如党中央一再强调的,打铁还需自身硬。

一方面,确有一些人,企图用伪命题混淆视听,其真实目的是要削弱和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。对此,必须保持政治清醒和政治定力。另一方面,党的形象往往具体体现在党员领导干部身上。当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不受约束、违法违纪,甚至践踏法律的时候,必然伤害人民群众对法律的信仰、对党的信心。

改革开放到现在30多年,但不重视制度、不按规矩办事的现象还较广泛存在。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今天,突出强调领导干部要做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模范,具有很强现实针对性。治不住权、治不住官,百姓对建设法治国家就不会有信心。

沈春耀:习近平总书记讲话释放了很多重要信息,反映了党中央加强法治、推进法治的决心和意志。抓住领导干部这个“关键少数”,抓到了点子上。各级领导干部手中握有权力、掌控资源,影响力大、各方关注,对包括法治建设在内的各项工作可以起到推动、保证、示范的积极作用,而一旦这个“少数”出现问题,所产生的负面、消极作用又将是巨大的。因此,“关键少数”,至关重要。

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,总体上说,是与改革开放同步的。30多年来中国一直在推进改革开放,取得巨大成功;同时法治也不断发展,成绩显著。改革开放和法治建设的生动实践给我们提供了最有说服力的答案。新华社(记者霍小光)

沈春耀: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,法治是“定”,改革则是“变”,在各自语境中都有道理。但如果据此简单地把两者对立起来,就很难看到问题的本质。改革同立法的关系,是“破”与“立”的辩证统一。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进改革,要坚持立法先行,发挥立法的引领和推动作用,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。

记者:关于“改革”同“立法”的关系,一种观点认为改革要上路,立法就要让路;还有观点认为,法律相对于实践具有稳定性和滞后性,难以引领和推动改革。对此您怎么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