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无人愿意回应

2021-06-06 04:29

爆炸引起火灾后由于“死了人”,很多租客十分忌讳,第二天该6层小楼的所有租户都搬走了,至今钟汉恒也招不到租客。原本基本能够住满的22户房间现在都空着。记者进入爆炸所在楼层看到,钟汉恒花费2万多元将自建房屋重新粉刷,炸飞了的铁门也重新安装了。一室一厅的房子600元/月,仍鲜有人问津。

自建楼未每一层装消防设施

5月5日,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《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三年行动计划(2014-2016年)》。

城中村电线乱拉,消防设施不完善。吴伟洪 摄

事件回顾:2014年1月12日白云棠景街道沙涌北的城中村凌晨发生大火,一家6口死于火灾。

“等着村里像冼村改造。”钟汉恒不无感慨地说。

回忆起爆炸,他说自己差点没命。“当天早上我在外面喝茶,有租户说闻到煤气味。自己爬到四楼的时候,煤气味太浓实在顶不住,就赶快跑到楼下,没过两分钟就发生了爆炸。”

“这里成‘鬼屋’了,气氛跟周围不一样。我们经过时都十分害怕。更不用说出租给人住了。”附近街坊说,这个房子以后没人敢租了,“重视消防安全很重要。不然损失大了。”

6月底出台强力治理安全隐患名单

近日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《广州市城中村安全隐患整治三年行动计划(2014-2016年)》,由各区政府、街道负责,3年预计投入超过100亿整治304条城中村,改善600万城中村居民安全环境。

小楼主人钟汉恒还在努力寻找租客,他在爆炸小楼周边还拥有两栋6层高自建“亲嘴楼”用于出租。

城中村安全隐患突出,亡人火灾事故的频发,记者也尝试联系了火灾高发的白云以及天河区宣传部门,要求城中村所在街道领导出面谈一谈如何重视消防工作,但无人愿意回应。

近日记者回访发现,说到西边大街西2巷9号,附近人都是指指点点,没人敢靠近。

根据计划,6月底将出台强力治理安全隐患的城中村名单,切实解决群众消防安全问题。

■进展

出租屋进出通道,因为狭窄一般都无法通行车辆,而周边的车行通道因为商业摆摊加上违规停车也是拥挤不堪。一旦发生意外事件,救援车辆很难在第一时间到达事发地点。

记者5月7日从广州消防部门统计,2009年至今,“城中村”发生火灾4132起,约占全市火灾起数的57.44%,死亡61人,约占全市火灾死亡人数的70%。记者近日走访部分城中村内发生过亡人火灾的出租屋发现,大部分出租屋仍然处于空置状态,无人敢租。而火灾后,村中的消防安全问题,依然严峻。

事件回顾:2014年3月13日8时30分,天河区棠下城中村,西边大街西2巷9号2楼发生液化石油气泄漏爆炸事故。出租屋大门被炸飞,屋内4名男子,1人当场死亡。

阴暗的空隙上方数十条各式电线纵横交错,在油烟与灰尘的“关照”下,这些电线已经老旧不堪。居民们直接将湿漉漉的衣物晾晒电线上。这里的居民楼所有房间外露窗户都安装有防盗窗。狭窄的巷道内是居民楼进出大门,由此进入的上下楼道宽度也就一米左右。出租屋在楼下设置一道大防盗门,极窄的楼道一路向上联通楼内各出租屋,没有任何消防设施。

大火后,记者看到,该城中村依然遍布握手楼、亲嘴楼。“这里都是出租屋。附近服装工业区的外来工住在这里。”沙涌北一家士多店老板说,具体住了多少人不清楚。村里电线乱拉,不少居民甚至在电线上晾晒湿透的衣服。

天河城中村

5月7日,记者回访该亡人出租屋发现,整个出租屋外部依然一片漆黑,火烧的痕迹明显。房东用铁链将出租屋锁了起来。从屋外看漆黑的室内,里面一片狼藉,烧毁的物品提示着周边行人,这里曾经住过人。而周边的租户们对于该火灾地唯恐避之不及,附近吉祥公寓出租负责人说,不知道电话,联系不上出租屋老板。

目前谢家南社街路两边密密麻麻是出租屋,村中人为了出租,房屋都建到六层以上,大部分为后期加建结构,十分不牢固。在出租屋“握手楼”包围下,人通行的进出通道不到2米宽,而二楼以上部分房屋完全成了“亲嘴楼”。

事件回顾:2013年11月25日,新市棠涌谢家南社街火灾,一对双胞胎男孩火灾中死亡。

电线乱拉,未见新增消防拴

白云城中村

新市谢家南社街

通道狭窄,消防车难进

但是钟汉恒已经开始注意消防安全问题了,他在一楼安装了一个消防卷盘,并主动向记者展示操作,“铺水管、开水阀、举喷头”等动作一气呵成。钟汉恒表示,这都是爆炸发生后自己学会的。但记者也发现,其余各楼层依然没有消防设施,而出租屋内的窗户出于防盗考虑,也都加装了防盗网,和隔壁的三栋“亲嘴楼”楼间距很窄,一旦发生火灾,走逃生窗口也没用。

白云区是广州城区内城中村相对集中的区域之一,也是广州火灾重灾区,去年广州火灾死亡22人,17个在白云,而且都发生在城中村。关注安全生产和消防人士感慨,白云区火灾亡人数降一点,达到其他区水平,广州全市火灾亡人数会少得多。

背靠新市这个商业中心,由于价格低廉,位置又好,新市街棠涌谢家南社街是周边外来工租房首选。记者回访时候,不少湖南籍的三轮车夫住在这里,他们说是在当地帮人拉货搬家,每个月能收入几千元,小区住不起,而城中村400元就可以住一房一厅,对于低收入人群来说很适合。“消防安全自然不能保证,这里就是住得便宜。”

进入谢家南社街火灾发生地,车夫们七嘴八舌向记者讲起火灾发生时的情景,火灾发生后,租户基本上都搬走了,不敢再住。楼上不少房子都空着的。房东也不知去向,难找到,屋外也没有招租的启示。

村中消防设施仍不完善,消防用水管网改造还未启动。记者在村里转了一圈,也没有看到新增的消防栓。为了防盗,居民均用厚厚的防盗网将出租屋封死,一旦着火,无法逃生。